首页 >> 最新文章

梅兰芳香犹存厉娜

时间:2019/08/13 23:58:51 编辑:

电影《梅兰芳》让我们有机会重新走入历史深处去领略大师的风采,端庄典雅而又含蓄精美的梅派艺术令人赞叹不已,但随着电影的热映,如何将梅派艺术传承下去的问题已经摆在人们的面前。在众多的梅派弟子中有两位哈尔滨人很有代表性,一位是梅兰芳的亲传弟子李玉芙,一位是梅葆玖最年轻的爱徒田慧。在对她们的采访中记者得出结论,如今京剧艺术虽不再如往昔辉煌,但正因有着一代代优秀的传人,才使它保存着精英大文化的矜贵姿态。

李玉芙:梅兰芳亲传弟子

“我教黎明演京剧”

李玉芙是地道的哈尔滨人,她现在是北京京剧院梅兰芳剧团主演、中国戏曲学院研究生班研究生导师。性格直爽的李玉芙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非常高兴,“你是家乡的记者,我们当然要多聊点。”全国有很多唱梅派的,可真真正正在梅兰芳先生身边看戏学戏的不多,李玉芙却有这样的好运气。电影《梅兰芳》也找她做京剧指导,亲自教余少群和黎明表演京剧。

李玉芙出生在梨园世家,父亲艺名李妙兰,是喜连成第一科“喜”字辈学生。李玉芙年幼丧母,又是家里唯

一的女孩,父亲本不让她学戏。可是,1951年父亲与世长辞,13岁的她无奈只能进入哈尔滨剧团当学员。1952年,梅兰芳在哈演出,为了看梅兰芳的戏,她用一个月的零花钱,买到一张楼厅边角上的票,“梅先生在台上漂亮极了,当时他身体还没有发福,身姿都近乎完美,我当时就在想,这世上怎么还有如此优雅的人呢?”意想不到的是,后来她所在的剧团被邀请参加协助演出,而她自己在梅先生演出《西施》时被选中演宫女。更让她想不到的是,梅先生注意到了这个扮相俊秀的小宫女,还听了她的嗓音,知道了她原来是李妙兰的女儿,于是慷慨解囊,留下学费,要她在来年暑假时报考中国戏曲学校。她如愿考上中国戏曲学校后,老师根据她的特点,重点教了她梅派戏。

李玉芙对梅兰芳印象最深的是他的一双手,在教授黎明唱戏时,也特别让他在手势上找感觉。李玉芙说:“梅先生的手和身材很均匀,但并不是像女人一样的小手,为了使他的手在台上显得小一些,他想了好多办法。”1960年,梅剧团的小学员需要下乡劳动,梅兰芳嘱咐带队老师:“给他们每人买双手套。”李玉芙说:“这个做法还招来了一些指责。我清楚地记得梅先生当时说演员的身体就像画家的笔、墨、纸、砚,是创作的材料和工具,一定要爱护,特别是旦角演员的手很重要,它要表达喜、怒、哀、乐等不同情感,不能搞粗了,更不能搞伤了,要买手套。”

说到黎明演的梅兰芳,李玉芙表示,自己教了黎明两个月的京剧,他进步很快,学《贵妃醉酒》共花了一个月的时间,黎明的表现令她惊喜,可惜这场戏最后被删掉了,如果保留的话观众对黎明的评价会更好。李玉芙说:“黎明在《梅兰芳》里穿的都是梅先生当年的行头,连我都没见过。”如今睹物思人,更觉恍如隔世。她说当年在梅剧团演戏,梅先生把自己所有的服装道具都交给她使用和穿戴,“有的服装大了我穿戴不合身,他又请人按原样做一套给我。印象中最深刻的戏是《柳青长》,梅先生亲自为我设计了‘锄舞’和‘长绸舞’。那次梅先生特意从家里拿来外国朋友赠送的尼龙纱给我做头饰。那种尼龙纱当时在中国非常罕见,价格也很昂贵。”在梅先生的指导下,这出戏演出时大受欢迎,当时在天津的中国大戏院演出,谢幕达12次,而满场的掌声依旧不息。

虽然学习“梅派”艺术的专业演员和票友数量众多,但是李玉芙说,要想真正继承“梅派”的精髓绝非易事。她说:“‘梅派’的唱腔、身段、眼神等等,难度都非常大,要有一定的悟性和刻苦精神,才能慢慢掌握‘梅派’艺术的精髓。不然梅兰芳怎么能代表中国戏曲艺术跻身世界三大艺术体系呢?”

田慧:梅葆玖最小的入室弟子

今年年初,上海青年京昆剧团携新编京剧《大唐贵妃》北上,参加国家大剧院开幕国际演出季的新年系列演出。剧中的杨贵妃由年轻“梅派”青衣田慧担纲,她的亮相受到业内很大关注,音色美,气度大,行腔正,尺寸稳,最难得的是她的声腔自然,有“梅派”雍容华贵的气质。田慧是地道的哈尔滨人,是梅葆玖最年轻的入室弟子。

田慧1986年出生在哈尔滨。田慧上幼儿园时就参加了特长班学戏曲,上小学后,业余时间跟哈尔滨京剧院的王香兰老师学戏。1996年,她考上了上海戏曲学校。田慧发育后,老师发现这孩子嗓子条件挺好,开始对她进行重点培养。学校组织在南方几个城市演出《玉堂春》,后来节目在央视戏曲频道播出。戏曲界的人看了电视后,发现田慧的扮相酷似梅葆玖,就将她推荐给梅葆玖。2002年,梅葆玖特意来学校看了田慧的表演

湛江厂服加工

四会订做厂服

汕头订做工服

鹤山T恤厂家

相关资讯